重庆永创华防静电装备制造厂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23-
邮箱:service@amoij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物联网应用开拓组织传播研究新领域

编辑:重庆永创华防静电装备制造厂   字号:
摘要:物联网应用开拓组织传播研究新领域
物联网是指物物相连的互联网。它是指通过射频识别、红外感应器、全球定位系统等信息传感设备,按照一定的协议把物品与互联网连接起来,进行信息交换和通信,以实现智能化识别、定位、跟踪、监控和管理的一种网络。物联网重构了人类信息社会,致使互联网时代人与人之间的信息传播转向了物联网时代物与物之间的信息传播,为传播学研究带来了革命性变化。物联网的传播学研究,一方面丰富了传播学的研究领域,如组织传播、危机传播、科学传播等;另一方面,也衍生出一些新的分支学科,成为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新的结合体。

开拓组织传播研究新领域

传统媒体时代,传播学注重大众传播研究;互联网时代,传播学研究把目光投向人际传播;而物联网的产生,激活了组织传播研究。在传统的组织传播研究中,信息传播研究的最终目的都是最大限度优化组织管理和最终决策。因此,不论是研究组织结构,还是关注信息管理与控制,抑或组织环境,都是在寻找减少组织管理和决策风险的办法。在物联网的射频识别系统、全球定位系统和激光扫描器的运用下,组织管理水平出现了质的提升,有效减少了组织管理和决策风险。

然而,接踵而至的新问题穿越了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疆界。物联网虽然以“物”的形式出现,但归根结底是由人来掌控,最终为人类服务的。它所获得的各种信息都可能被组织中的“人”知晓,包括组织决策者,这就使组织的权力达到了空前的强度。但人们是否愿意生活中的所有物品,甚至包括这些物品拥有者的自己,时刻处于一种被监控的状态?是否应该赋予组织如此大的信息使用权力?“由于任意一个标签的标识(ID)或识别码都能在远程被任意扫描,且标签自动地、不加区别地回应阅读器的指令并将其所存储的信息传输给阅读器,要保证国家及企业的机密不被泄露,还要确保标签物的拥有者个人隐私不受侵犯将成为物联网识别技术的关键问题。”事实上,这一问题正在引起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讨论。

促进学科交叉与综合研究

物联网的应用,使得整个危机传播和应急管理前移。基于物质世界的即时感应使得危机信号传播迅速提前到灾害发生之前,使人类在灾害预警、防范和应变等环节更具主动性和科学性。2007年10月,日本的传感型地震预警系统正式投入使用。它就是将地壳运动信息传递到地震预报系统的物联网。2011年3月11日,日本发生9.0级地震并引发海啸时,传感型地震预警系统发挥了重要作用。但由于地震预测系统与应急管理系统尚未完全对接好,由此引发的核电危机等次生灾害让人始料不及。突发的自然灾害引发的复杂社会问题摆在传播学者面前。

因此,政府如何把握信息公开(大众传播)与应急管理(组织传播)两个系统之间的耦合成为迫切需要研究的课题。要做到防灾救灾和信息管理的有效性,还需要物质世界与人类社会、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多界面、多系统的良好对接和协作,自然灾害预警系统(物联网信息传播)—政府应急管理系统(组织传播)—媒介与公众社会系统(大众传播),都需要建立信息转换的理论模型和操作系统,这就需要包括传播学在内的各学科之间的通力合作,联合攻关。

需要指出的是,“人—物信息社会”的重构绝非只靠物联网,而是指包括物联网、移动网和传统互联网所构成的新一代互联网。过去,通信业和IT业是我国传播学较少关注的领域。物联网的加入,信息传播从可看到可用,从认知到感知,传播学研究也从社会科学领域延伸到自然科学领域,危机传播与应急管理、组织传播与信息技术、科学传播与科技应用等重大课题,关系国计民生和人类福祉的综合性问题,都已纳入传播学研究的视野。为此,必须建立增强国家综合创新能力的研究范式,同时启动传播学研究“综合创新工程”。而这一系统工程至少包括以下的学科交叉和理论融合:云计算与云传播、信息科学与虚拟社会、核物理与传播裂变、生物科学与传媒生态、形式逻辑与价值逻辑……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关系密切。

跨学科研究平台:以国外为鉴

传播学是20世纪30年代以来跨学科研究的产物,物联网的发展更强化了这一趋势,以“问题研究”为中心的跨学科(交叉学科)研究模式正好适应了这一要求。对于如何通过跨学科学术组织构建跨学科研究平台,以应对物联网发展提出的研究要求,国外的一些做法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美国斯坦福大学创新科研运行机制,建立跨学科研究特区,建立了12个独立科研机构,其中工程类5个,人文社会科学类7个。独立科研机构由学校直接管理,虽与校内其他机构有一定的合作和联系,但不受学院学系的行政和学术文化的控制和束缚。独立科研机构以项目为导向,聚合多学科人才,产出了卓越的科研成果。麻省理工学院的虚拟跨学科组织也成为当前大学一种新型的研发和教育模式。它是围绕特定目标、基于成员共同兴趣联结起来的一个组织边界模糊的动态联合体。没有专门的研究队伍、试验设备和工作场所等研发资源,借助信息技术的无形纽带相联结,将自己不擅长的一些非核心业务、难以驾驭或难以把握的辅助业务,通过契约方式外包给专业机构,其实质是在充分发展自身核心竞争力的基础上,实现以最少成员、最低投入、最快速度、最优质量争取最大效益的目标。日本名古屋大学的流动型教育和研究系统则是另一种模式。该系统的基本理念是以研究生院作为教育和研究的中心,建立由领域专业群和复合专业群组成的流动型研究生教育体系,以此体系作为教育和研究的基干组织;同时,与产业界积极协作,构建周边战略研究组织。

总之,物联网的出现及形成的新一代互联网,为传播学跨学科研究构建了更加广阔的平台,既可以营造一个仿真度很高的媒介拟态环境,让研究者展开种种传播学模拟实验,也可以建造一个集成多学科、多专业、跨领域、跨区域的虚拟实验室,节约研究成本,提高研究效益,更重要的是它还可以打破高校行政壁垒和学科门户隔阂,营造充满生机活力的跨学科研究氛围和学术环境。我们期待着物联网激活传播学的跨学科研究。
上一条:监控调查报告:25%的企业使用IP监控系统 下一条:对中国CCTV镜头市场现状及未来发展的几点看法